*傻瓜文。真的很傻瓜

*ooc

 

 

 

【一】

“好吧,那么我们要开始了,传奇饼干会议第一届。”

 

“所以……这到底有什么意义?”

火精灵不解地看向拼死拼活把大家召集起来的月光魔法师,后者显然噎了一下。然后她认真地看着火精灵,并且禁止了他说话的权利。

 

 

“这是很重要的。我们身为传奇饼干有着守护的责任在身,但是大家也都很清楚,由于我们作为传奇饼干的特殊性质,小饼干们都对我们有着很大的好奇心。但是最近奶油泡芙告诉我,其实很多小饼干在必要的时候不敢来寻求帮助。”

 

月光魔法师攥紧了权杖,似...

*OOC

*是个傻瓜文。真的很傻瓜

*那个……有没有嗑风火的群啊,或者吸火的群。我觉得我快饿死了……


他太轻了。火焰是那么轻的东西吗?风沉默着,看着炙热的火跃动着的光。


“我是不会死的。把你的哭丧脸收一收,然后放开我。”

“……这话很耳熟。你是不是盗用了谁的名言?”


火精灵觉得自己要被气的咽下最后一口气了。这个绿头绿脸的家伙是真的想要把自己气死。于是火精灵挣扎了半天,用尽了所有的力气(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觉得的),对着风箭手欠揍的脸恶狠狠地憋出了两个字。

“...

*捏造注意


在某一天,山姆在擦车盖的时候,突然问了大黄蜂一个奇怪的问题。如果他有恋人的话,会送对方什么礼物。这个美国大男孩像是自言自语似得,一本正经地问着突如其来又令人摸不着头脑的问题。


大黄蜂从来没考虑过这个,并且觉得这个问题有些傻乎乎的。


一般山姆傻乎乎的时候,肯定都和米凯拉有关。当然,这是大部分时候——得排除山姆平时也傻乎乎的情况。


大黄蜂发出了一声上扬的蜂鸣。


山姆吐了吐舌头,似乎为自己没能扒出些什么八卦而感到遗憾。


 “那你会做梦吗?”


山姆愁眉苦脸地抱着个本子...

【五】清水文,包含“他们合为了一体”这句话。

“惊天雷……!太……太快了……我要不行了……”

惊天雷听到大黄蜂的声音。小个子用尽全力却也只能从发声器里挤出微弱又断断续续的声音。

但这是你自己要求的。是谁在一开始说着“谁怕谁,我早就想试试看了”的?

蓝色的飞行者从发声器里漏出了一丝难以压制的嗤笑,显然并没有把小侦察兵的哀求放在心上。而大黄蜂显然没有漏下惊天雷的笑声,并且他听明白了其中的意思——这个坏家伙是不会停的。

我怎么就忘了他是个霸天虎呢?!

小侦察兵绝望地睁大了光学镜,用有些发颤的腿圈紧了惊天雷,在飞行者陡然加速的时候发出了一声陡然拔高的,掺杂着电子音的蜂鸣。

大黄蜂觉得自己...

【四】虐文,以“他们拥抱接吻”结尾。

“惊天雷。”

这是一个对于惊天雷而言非常熟悉,又非常怀念的声线。飞行者有些茫然地抬起了头,他曾以为自己再也没法听见这个声音了。

“大黄蜂……?”

飞行者四下环顾,试图在视野中捕捉到被雪藏在记忆模块深处的那个黄色的小影子,但他什么都没有找到。惊天雷感觉自己的火种里有种深埋的,怅然若失的感觉。像是幼生体弄丢了最喜欢的玩具,或者被吃掉了藏了很久的糖。

幼生体?

惊天雷突然觉得好笑。他从没有用过幼生体来做比喻——至少没有用在自己身上过。他从下流水线开始就不知道作为幼生体究竟是什么样的。作为冷铸造,从拥有自己机体的掌控权开始,他便不属于他自己了。

“这...

*520加赶一篇!大家520快乐!


【三】甜文,以“那之后他们再也没见过彼此”结尾。

“惊天雷,我觉得你这儿的修辞还是改一下比较好——”

大黄蜂跪坐着趴在沙发的靠背上,将头雕靠在了沙发背,一手拿着惊天雷的剧本晃了晃。他拉长了声线,并且引起了蓝色飞行者不满的视线和一声咂舌。惊天雷拿过了大黄蜂手中的数据版,看了眼。

“我不觉得‘可饮用较高纯度甜味乙醇’有什么问题。这就和我们的高纯度能量液是同一种类型的东西。”

“那叫酒,惊天雷。人类从来不这样形容酒,最多把那称之为烈酒。”玛丽莎抱着巴斯特坐在一边,几乎翻了个白眼,“我为什么要在这边听惊天雷的剧本发表大会?这儿甚至还有个汽车人。”

巴...

【二】用告白成功梗写一篇虐文。

在大黄蜂离开地球的前一天晚上,他仍然来了惊天雷的仓库。这与以往的气氛不同,小个子在沙发上踌躇不安地坐了一会儿,期间时不时地瞄一眼惊天雷,显然完全没把精力集中到电视节目。

飞行者被身边传来的焦灼的视线弄得也无法集中精力,拿起遥控器按了暂停键。

“你有心事的状态影响到我了。”

“啊,抱歉。”大黄蜂条件反射地将视线移开,垂下了头。“是这样的……我得走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得回赛博坦了。那儿需要我。”大黄蜂顿了顿,“你一起来吗?”

“……这工作不适合你。”惊天雷这么说着,按下了播放键。

“你不会去的,是吗?”

“如果你知道我的答案就别问这么愚蠢的问题。...

#写手精分试炼七题# 1.用一方死亡梗写一篇甜文。2.用告白成功梗写一篇虐文。3.甜文,以“那之后他们再也没见过彼此”结尾。4.虐文,以“他们拥抱接吻”结尾。5.清水文,包含“他们合为了一体”这句话。6.肉文,包含“他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”这句话。7.以此为例,任意甜题虐写虐题甜写。

会缓慢地更新(x)


【一】用一方死亡梗写一篇甜文。

大黄蜂觉得这一切都是瞎扯。

说什么死亡是无法跨越的鸿沟,他并不这么认为。就像现在一样——大黄蜂仍然能跑去与红蜘蛛唠嗑,不试图纠正“天选之人”的糟糕决策的时候就跑去看看惊天雷。

好姑娘似乎看得见大黄蜂,在小个子偷偷溜到惊天雷背后的时候,趴在飞行者肩上...

“如果你有能力去改变一件事——或者改变一个人或东西的想法,什么都可以,最不可能的也行,你会做什么?”

大黄蜂坐在沙发上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,嘬了口能量饮料,煞有其事地微微侧了侧头问惊天雷。惊天雷很想翻白眼,这个黄色的小矮子又不知道看了什么奇怪的电视或者人类八卦。大概是什么被人类称之为综艺的无聊的节目。惊天雷并不想回答这么奇怪,无聊,没有意义的问题,于是无视了大黄蜂的话。比起一本正经地回答,他更希望好好看电视。

“惊天雷——”

“闭上你的嘴,小个子。我已经忍耐你每天来这儿蹭电视,如果你再打扰我看节目,我不担保你会不会需要两根拐杖。”

大黄蜂的发声器发出了不悦的哼哼声,随后又沉默了下来。...

时间轴:TFP剧场版后,2015RID动画前.RID时间轴涉及可能


【五】

“这么说,你在这儿担任治安警卫队队长已经有不少时间了?你觉得这份工作如何?”

“不瞒你说,其实——我没什么底。”大黄蜂沉吟了一下,迟疑了半晌,“我一直在不断地被调离岗位,我也不知道这份工作能做多久。”

“不断地被调离?”

“是啊,不断地被调离。我觉得神思新城这么多工作我都快做了个遍了。等这次无法者事件平息之后,我大概会被调去赛博坦历史博物馆。不过我也不知道这得花多久——不过现在这儿需要我。”大黄蜂笑了笑,“至少这能让我觉得我还是被需要着的。”

击倒沉默了一会儿。“……战后综合症。我想你应该接受战后心...

不知火_北谱

一个写文的人外控。你们的支持是我的动力!微博@Beble_北谱

© 不知火_北谱 / Powered by LOFTER